起点彩票

婆婆早就在为这次回家忙碌了,打了无数个电话联系儿女,她的一双儿女都是医务人员,越是节假期间,越是忙碌。

到了昨天上午,小姑子又临时取消了回家,手术室有任务。我们已在路上,不会改变了,婆婆这才稍稍放心。

婆婆家在小舜江畔,我们平时喝的自来水就源于此,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不算遥远,但平时总有那么多回不了家的理由。加班,出差,聚会,妞儿要上课外班,或者仅仅是今天太累了。

我不知道电话那头的公公和婆婆听到这些理由是怎样的心境,我们不回家,常常就是他们赶过来。一大早起床,从地里摘来新鲜的蔬菜,肩扛手提,小心护着收集了多日的家养鸡蛋,中途换乘三次公交车,到了中午,总算到了,叫他们别总拿这么多东西来,却总也不肯。

怕堵在路上,我们一家三口早早地出发了,我昨晚不合时宜地喝了杯咖啡,结果导致一夜无眠,这会儿倒有点昏昏欲睡,离家越来越近了,先生让我打起精神来。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之际,忽然显示胎压不正常,车里有备胎,但我们吃不消换,只好小心翼翼地开着找修理店。

还好开了一小段,看到了不远处,路边两个大大的红字:补胎,卸下车轮,一下子就找到了隐藏在底下的那枚可恶的钉子。

这家店是夫妻俩开的,洗车补胎,生意似乎不错,有两个孩子,大的七八岁是男孩,小妹妹还坐在婴儿车里,妈妈一边忙着洗车,一边用我听不懂的方言骂着男孩,男孩任由妈妈骂着,推着妹妹不见了踪影,妈妈又开始大声唤他,爸爸则一声不吭专心补胎。

这样不知不觉又化了一个小时,终于又能上路了,这时婆婆又来电话了,告诉她放心,我们还要半个小时到家。

终于到家了,桌上已是满满一桌美食,新煮的玉米和蕃薯还冒着热气,鸡鸭鱼肉都齐了,灶上不知还在“嘟嘟”炖着什么,公公婆婆见到妞儿,不停塞好吃的给她,还没有吃饭,就已经饱了。

每次回家都是这样,公公和婆婆恨不得把能想得到的美食都烧出来,我们徒劳地说:"够了,够了,别烧了。↑/p>

婆婆又在炸臭豆腐干了,公公催我们可以上桌开吃了,菜盘子已经要叠放了,先生夹了一筷子葱油腰花抱怨道:"妈,以后别吃这个了,解毒器官,吃着不健康。"又指了指那盘霉菜梗说:"这个以后也少吃,亚硝酸盐太多,还有这盘醉猪心,内脏少吃。。⑽曳⑾指缴蛔莱苑,真是一件扫兴的事。

婆婆专心致志地听着回应道:"晓得了,晓得了,下次不吃了。"公公蛮不在乎地喝了一口酒:"怕什么,我就爱吃,怎么了?"先生又开始转向公公:"爸,你尿酸这么高了,酒真不能喝了。""不喝酒?那我活着还有什么乐趣?""那??尽量少喝一点吧。↑/p>

婆婆又在给我夹菜:"来,吃个鸡腿。⑽颐阄淠眩海⒙,真吃不下了。"妞儿不知何时下桌去玩王者荣耀了,怎么叫也不肯再来吃了。

还剩好多菜,是无论如何也吃不完了。婆婆在厨房忙着收拾,我想去帮忙,也插不上手,先生在客厅里默默摆弄着手机,发了一条朋友圈,今天在老家看望爸妈!引来无数点赞。公公却不知何时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婆婆收拾完厨房,又开始往我们的行李里装东西了,蕃薯青菜鸡蛋鸭蛋.....最上面又塞了一包当地食品厂做的云片糕 ,据说是先生小时候最爱吃的,其实他现在很少吃甜食了,我们只有说够了够了,说也是白说,婆婆恨不得把家里有的全让我们带上。

我们三个人悠闲地出门去转转,好几个月没回家,老街新街,青山绿水,一样的景色,同样的人,街坊邻居亲切地招呼我们:"回家了!妞儿又长高了。↑/p>

时间过得真快,要回家了,回城里自己的家了。公公婆婆又开始叮咛:"一路上小心开车。搅烁颐堑缁,我们都好,你们管牢自己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