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平台

一袭白衣的阿雷,如此耀眼。梓儿驻足,远远地看着他。阿雷也发现了一袭红裙的梓儿,他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跑到梓儿面前。

复读的日子,是辛苦而绝望的。每张课桌上堆满半米高的试卷。每位学生都严重缺觉,吃喝拉撒的时间都在背书。

阿雷和梓儿也不例外。只是,他们和别人又不同:累了时,十指交叉,相互鼓劲;吃饭时,四目相对,含情脉脉;节假日,相偎相依,互提互问。在其他同学感觉熬不下去的时候,他们觉得岁月静好。

残酷的事情发生在高考放榜之后,梓儿考得相当不错,阿雷却再次落榜。两人抱着哭成一团。阿雷觉得已经失去梓儿了。

开学第一个月,军训。梓儿总感觉心里空落落地,无法安生。在地面上,梓儿一遍遍地写着阿雷的名字,时常泪流满面,顾不了周围的同学和教官的异样眼光。

阿雷的日子也不好过。他常常走神,听不到班长的指令。他被罚面壁思过,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任凭其他新兵肆意嘲弄。

不管白天的训练有多苦多累,就寝之后,阿雷躲进被子里,打开手电筒,开始给梓儿写信。有一次被班长发现,把他的手背都打肿了。可是,阿雷仍然恶习不改,照样每天给梓儿写信。一天一封,一天不落。

每个月,阿雷有一天休息的时间。两人相约在武汉见面。他们都要花5个小时到武汉。因为赶时间,阿雷返程的车,只比他到达武汉的时间晚半个小时。

由于车晚点,阿雷刚到达武汉,就要返程了。拉着手,两个人无语凝噎。火车发动的那一刻,他们的心都碎了,同时嚎啕大哭起来。

五年的异地恋,孤独寂寞早已填满了梓儿的心。那一天,是梓儿的生日,她一个人在酒吧里喝酒。一直喜欢她的大学同学,国庆,来了,陪她一起喝,听她聊阿雷。最后,两个喝的东倒西歪的人,被国庆的哥们,送到了酒店。

第二天,两人醒来的时候,竟然一丝不挂搂在一起。发生了什么,两个人都不记得了。国庆诚惶诚恐地道歉,梓儿欲哭无泪。

梓儿找到阿雷时,阿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确信不在梦里时,阿雷一把将梓儿搂在怀里,不管不顾地亲吻她,直到周围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热情的战友们把他们团团围。黄鸱窒硭堑目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