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本作为《杲杲配》第二季,第一季将所有的主要人物进行了介绍,本作第二季讲的是一个大学生从毕业到工作,从热恋到失恋,从人生巅峰跌落到人生谷底等一系列的故事。

『胆子大了!杀人放火了!王法!王法还有没有王法了?!孽畜,你们反了天了!给我跪下!』燕子的爸爸拿着家里的鸡毛掸子挥舞着。

除了小猪意外,其他人的老爹都坐在凳子上气的火冒三丈,『MY我说过没有,不要惹是生非不要到处惹事,我让你看着燕子,你倒好……』燕子家老爷子拿着鸡毛掸子指着我骂的是上气不接下气。

『老爷,公子班主任来了』管家和燕老爷说道,说着,陈平走进大堂『燕子爸爸发这么大火啊』陈平笑着说,『陈老师您来了』燕老爷跟陈平握了个手。

『陈平,我跟你说,你好好管管MY,他现在这样以后怎么跟你成家?怎么能承担作为男人的责任!』我爸又气又无奈的对陈平诉苦。

OD爸爸一听倒是乐了『这么说您和……』,陈平笑了笑『对,我们俩谈恋爱呢』,OD爸爸也笑了笑『那我们都是一家人咯,那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是班主任更要妥善处理。 唬希陌职质沽烁鲅丈,秘书从旁边走来拿了一个信封交给OD爸爸『收下,当是我们几个老头给的见面礼』陈平双手接过打开一看吓了一跳『不不不,这怎么好意思呢!』OD爸爸假装生气的样子『你不要,就是不给面子咯?』,陈平笑道『那谢谢各位叔叔了』,陈平把信封放在包里,然后对着我们5个说『都好好跪着吧』说完扭过头『咱们好好聊聊这事吧,大家坐』,4个老头纷纷坐下。

宝山被打的鼻青脸肿蹲在地上,『我们这么信任你,还没把小雪交给你,你就拿她去做交易!』白雪的表哥越说越气,对着宝山的头连踹三脚,宝山用手捂着脑袋哭喊着『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我不敢了!』白雪躺在病床上哭着『别打了』,白雪的爸爸气的火冒三丈『你还向着他。克媚闳ジ仄α髅トプ鼋灰,我怎么有你这么个贱女儿!』白雪听了这番话嚎嚎大哭,白雪的爸爸感觉到自己说话说的太过分了赶紧上前抱住白雪『对不起对不起,说重了』,白雪一肚子委屈哭的更是厉害『你们~你们就饶了,你们就饶了他吧』白雪边哭边说,白雪的爸爸看着女儿哭的样子,自己的心都快碎了,扭过头看着白雪的姑父『我跟你说,有他没我,有我没他!』,白雪的姑父喊了一句『秘书』,秘书从外屋走了进来,白雪突然忍住哭泣看着姑父,秘书把耳朵贴着白雪姑父的嘴听着命令,从嘴型中看的是……毙了。

『嗯……啊……嗯……』……『小点声,嘘……』我和陈平在学校的男厕所里偷欢,『我忍不住呀,都上课呢没人回来的』陈平看着我『你干嘛突然想要了?我正上着课呢!』,我亲了一下陈平的额头『我看你在讲台就突然上你了呗』。

陈平突然眼睛挣得好大,用手捂着嘴,皱着眉摇了摇头轻轻的说『不要~嗯~不要』,我就喜欢看她强忍似的的样子,继续。

上厕所小便的老师很快就走了,当厕所门关上几秒后,陈平松开自己握着嘴的手大大喘了一口气,然后就像在家里大声的了几声『啊~啊……啊~啊』我连忙捂住陈平的嘴『你不怕别人听到。俊怀缕脚ざ叛嚎斓,快点,我要了,继续,快点,啊……啊……』我用力的快速,突然陈平颤抖了几下蹲了下去『我腿软了,啊……好累,我不行了』我竖立着对陈平说『张嘴』陈平用嘴含了几下,然后用手快速的帮我撸『你还没想射么?』我摇了摇头『我先回教室了,你自己解决吧』说着站起身把撩上去的裙子往下放。

我看她站起身了一把把陈平又推到了墙上,手扶着对准她的继续后入,陈平趴在墙上,手攥着水管着『啊……嗯……啊……啊……』陈平的高跟鞋随着我后入的频率敲打着地面,我低头一看发现陈平用力的翘着脚尖『啊……啊……啊~』很快我也感觉到把持不住了,拔出冲着墙边撸边射,白色的顺着墙往下流着。

陈平用黑板擦拍了拍讲台『不爱学习的别打扰人家爱学习的,不想上课就睡觉,安静点!』,YJ跟小猪也安静了。

『你中午又时间吗?』小争嬉皮笑脸的问,『没时间』我一边往操场走一边懒得搭理道,『你有多高。俊恍≌绦,『没多高』我看都不看她一眼。

『你有女朋友么?』小争接着问,『没有』我脑子里的自然反应是不能暴露跟班主任的关系,结果小争反而听着这句『没有』来了兴致,『那我喜欢你,我们能好么?』小争继续纠缠,『你看天气这么热,你看那边了么』我指着一处阴凉的地方『那边凉快些,你去那边呆着去吧』我嘲讽小争,然后扭头就走。

小争先是跟陈平打了招呼,然后又使劲跟我摆手『这么巧啊』,我无奈的看着她『呵呵,是。呛恰灰桓泵嫖薇砬榈难。

陈平笑了笑『那MY你跟小争你们继续逛吧,老师还有事』,我一脸懵逼,内心里一万个草泥马,这是什么意思,干嘛让我跟这个丫头一起,『哦,老师再见』我无奈的跟陈平摆了摆手。

小争穿着灰色的上衣,下身穿着短裙配黑,『这么高的太阳,你穿颜色那么深不热么?』小争笑道『不热呀,你穿的不是也是蓝色吗?』我呵呵了一下『你继续玩吧,我回家了』,嘴上说是回家,其实是想赶紧追陈平去。

小争很开心的样子『你家住哪里?去你家玩呗?』我一脸懵逼说道『你等会』,然后拿出手机给YJ打了个电话『你出来,赶紧,到天桥找我,速度』。

YJ很快坐着出租车就到了,看见我笑道『女朋友身高差好萌啊~』,我瞪了YJ一眼『这姑娘叫小争,单身。

这是YJ,我好哥们,单身,你们俩聊,我还有事』说完扭头上了YJ来时的出租车『师傅快走』,YJ跟小争站在原地一脸茫然……

我回到陈平家,打开门却发现有个男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问道『你是~?』这时陈平从卧室出来了,看样子正换衣服准备洗澡,陈平跟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说『这是我表弟』,说完又跟我说『你先找地方玩,晚上吃完饭再回来』,我一脑子迷糊的又退出了门,走时还不忘『那姐姐拜拜』。

我走到小区门口,手机响了,拿起手机一看是YJ,接起电话却是小争的声音『我跟YJ已经玩够了,晚上一起吃饭吧』,我刚要拒绝,YJ拿起电话『老大,老大,帮忙不能白帮,金钱豹,这就来,等你!』说完就挂断了。

『你表弟还有你家钥匙呀?』男人问,陈平搂住男人的脖子坐在他的腿上『对呀,要不然他每次都敲门,我不在家他又进不来』,男人将信将疑的『哦』了一声,陈平撒娇道『怎么?你难不成认为我们俩有什么?』,男人笑道『怎么可能,我还能吃孩子的醋么?』说完两个人在沙发上一通热吻『别猴急,先洗干净』,男人迫不及待的揉搓着陈平的丰乳『不用洗了』,陈平笑道『讨厌~』……

『啊~啊……要了……啊……啊……』陈平手抓着床单,使劲的摇着头『啊……啊~啊~』男人一边快速的一边说道『我把我最精华的东西送给你好么宝贝儿』,陈平还没听清说的什么,男人突然狠狠一插,在陈平身体深处一阵阵膨胀着『啊~好爽!』男人喘着粗气,陈平脸色红扑扑的看着男人『你都射里面了是么?』,男人笑道『对。际蔷,我把最精华的都给你了,你要给我什么?』,陈平轻轻拍打了一下男人的肩膀『讨厌~』『吃也吃饱了,喝也喝足了,各回各家吧』我起身要走,YJ连忙拉住我『跟我来一下』,我们走到厕所『这姑娘不错,真心喜欢你的,你能不能别那么对人家,我都看不下去了』,我看着YJ『你看不下去归你呗』,YJ推了我一下『我拿你当兄弟,陈平跟你八字不合,你们俩成不了』,我笑了笑『你喝多了,要不然非打死你,我回家了』,YJ又抓住我胳膊『你今天大凶在身知道么?别去!』,『闭嘴!』我瞪了YJ一眼,出门打车就奔陈平家。

『他平时也这样傲娇吗?』小争问YJ,YJ嬉笑道『放心,哥们吃了你饭,那就自然替你办事,你们俩啊肯定能成!』我回到陈平家,陈平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回来了呀~吃完饭了没?』,『吃了』我一边换拖鞋一边说道,『跟小争一起吃的对吧?』,我看着陈平『你怎么知道?』,陈平笑着说『猫都喜欢偷腥呀』,我较真起来『我没有!』。

等我洗好出来的时候,陈平已经躺回卧室睡着了,我擦干身上也躺在床上去抚摸陈平,陈平迷迷糊糊不耐烦道『我今天累了,别闹了』说完转个身背向我……

第二天,我起床后发现桌上已经做好了早餐,『哇塞,这么丰盛啊』,饭桌上有牛奶,吐司面包,鸡蛋,沙拉。

我连忙刷了个牙洗脸过来吃『今天怎么这么丰盛呀?』,陈平笑了下『因为是分手饭呀~』,我第一口还没咽下去,就差点吐出来,嘴里嚼着面包『什么分手饭?』,陈平给我递过来一杯牛奶『先吃下,别噎着』,我喝了一小口牛奶,然后看着陈平『什么意思?』,

陈平笑着说『我们分手吧!』,我眼泪瞬间就止不住的流了出来『为什么?』,陈平眼圈也突然红了,但依旧忍者笑『没什么呀,就是觉得我们不太合适』,我无法接受这个晴天霹雳,问陈平『什么意思。俊,陈平说『我看你跟小争挺合适的,年龄也相仿,你们俩好吧!』,我想赶紧解释『我跟她……』,陈平大吼一声『我说分手就分手了你听不到么?!』说完自己深吸一口气『咱们俩在一起只是玩,我年纪不小了要结婚』,我急忙说道『那我们结婚!』,陈平苦笑了一下『你连衣服都不会叠,你满脑子除了跟我在公园,在教室,在办公室,在厕所……你知道么,我觉得我在跟你拍戏,在AV电影里拍戏你知道么?我没安全感,真的分手吧!』我一脸懵逼的茫然……

我回到卧室穿好衣服,把口袋里的钥匙掏了出来,放在茶几上,然后换好鞋打开防盗门走出门、关上门。

当防盗门BOOM的一声关上时,我觉得我的世界塌了,天昏地暗……我走出小区,穿过马路……隐约间听到有喇叭的声音,我向左看去一辆摩托车迎面而来,身体的本能想去躲避,但一切已经来不及……

时间仿佛停止一般,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样的感觉在艺术角度上来说叫【时间】,据说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能力,据说《刺客联盟》把这个艺术感演的很到位,据说第一部体现这种艺术感的电影叫《黑客帝国》,但又能怎样呢……一秒的时间被拉长到三四秒又如何,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的。

『醒醒,没事吧?』一名蹲在我面前『听得到我说话么?』,我慢慢睁开眼『能~』,『先别起来,动动胳膊跟腿』,我伸了伸胳膊,动了动腿。

『慢慢起来,别着急』,我慢慢的站起身,看周围围了一圈人,『行了,没事,你们俩看看怎么解决吧』跟肇事者说,肇事者一脸无辜『他横穿马路!』,指着地上的斑马线『人行横道要减速,跟你师娘在床上学的交规?』,肇事者一脸不服气。

我自己跑到诊所,诊所是邻居家开的『钱爷爷,我手好像错位了』;钱大夫,行医救人四十多年,本来是某医院的大夫,因为弟弟在医院惹了事,当哥哥的他背了黑锅。

钱爷爷看了看我的手『没事,我给你上点药定个位就行了』,钱爷爷用力的在我手上按了2分钟,疼的我死去活来,然后找了几个烟盒,叠叠折折又用纱布绑在我的手上『行了,别沾水,好好养着,一个月就好了』。

因为受伤,训练不能按时参加了也没心情打了,篮球不能打了也没兴趣打了,每天躺在宿舍越发无聊,已经连续一周没有上课了。

渐渐的,我开始有了的念头,我坐在宿舍拿着一把水果刀看了看,有一种想割腕的念头,『哎……无聊……』我叹息道。

门开了,几个男孩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凶巴巴的问『你是MY么?』,我躺在床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是』,他紧接着又问『你认识小争么?』,我回忆了一下,小争?谁是小争?好耳熟的名字,小争……哦对了,那个请客吃饭的,我回答道『认识』。

『进来玩~』一个身材不错的姑娘对我说,呵……足疗店,我扭过头问道『足疗多少钱?』,姑娘回到『进来再说』,我转身进了房间。

屋里有很多套间,套间不大,也就七八来平米,一张床,一个电视,床边上有个桌子,桌子上放了很多DVD盘。

过了会姑娘给端来一盆热水,给我泡脚,泡着泡着我就犯困了,就这样一边看电影一边泡,泡了10分钟左右姑娘拿着毛巾给我擦脚,然后让我躺好。

我起了床,看姑娘在店门口坐着,我拿出100『给』,姑娘接过钱问道『你还是雏呢吧?』,我呵呵一笑。

慢慢悠悠溜溜达达走到了景山,沿着护城河溜溜达达,一个女孩身穿白色连衣裙站在岸边哭泣,我走上前嘲讽道『听说这里有鳄鱼,还没等你淹死就被撕碎了!』,女孩赶紧往后退两步『你,你骗人』,我看了看她不经的笑了出来;她叫文心,长得很甜,身高一米四多,矮小的身材胸却很大,因为刚刚失恋,正正准跳河自尽。

『反正咱俩都这么惨,我也刚被甩了,凑合凑合呗?』我一把搂过文心,跟她并排的站在护城河边上『这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缺钱的缺车的,又有几个不缺德的呢!』,文心听完我这话一下就笑了『你这人真逗』。

『我就这么走了,我们以后怎么凑合?』文心问道,『,好记吧』,文心拿着手机拨号『关机的!』,我笑了笑『没开机,等你到家就开机了』。

『啊……啊~老公,老公,不要啊~太深了』文心娇嫩的着,我每一次用力的插入都能感觉到顶在文心的花心上。

『我跟你说,一会不要乱说话,我让你停你就停,不要多说话哦』,我一脸茫然的看着文心,但时间有限没时间多问什么,就赶紧下楼了。

她爸很精瘦,看见我来了听文心介绍『爸,这是我男朋友,叫MY』,然后扭脸看我『这是我爸』,我小小鞠了个躬『叔叔好』。

『我女儿平时脾气不好吧?』『还凑合,目前还没吵过架呢』我笑着回答,文心连忙在我边上拉着我手摇了。馑际潜鹣顾祷。

我扭头向窗外望去,对着窗户有一辆奔驰『我对车不了解,这车怎么了?』,文心爸爸看了看我『不喜欢车?』,我摇了摇头『我对车没兴趣』,文心爸爸笑道『男孩子可都是喜欢车。 ,我呵呵一乐『四个轮子一个皮,能遮风挡雨就行了』,文心爸爸点点头『你家什么车?』,『别克,挺长的,什么型号不懂』我撅了一下嘴,表示实在不知道自己家车是什么型号,文心爸爸又问『那如果送你辆车,你喜欢什么车呢?』,我眼睛一亮『AE86』,文心爸爸眨眨眼『那是什么车?』,我哈哈一笑『跟奥拓差不多吧』,文心使劲摇了摇我胳膊,我感觉自己可能说错什么了『额……我觉得现代跑也挺好』,文心爸爸一愣『你知道兰博基尼么?』,我看了看文心,文心点点头,我看了看文心爸爸『不知道,怎么了?』,文心爸爸哈哈一乐『真有意思,文心带你男朋友咱们回家吃个饭吧』。

她家很大,看样子足有150平米,我第一次见到落地窗,这么高层的大落地窗,一直可以看到燕山山脉,向左看可以看到中央电视塔,向又可以看到国贸大厦,这种风景晚上一定更是超级漂亮。

这时突然从卧室里走出两个人,文心的妈妈和妹妹,文心长得甜,她妹妹长得更漂亮,看样子初中左右。

在文心家吃完饭,文心爸爸对文心的妹妹说『带你姐夫去她们家看看吧』,文心妹妹很开心的答应了『好嘞,我们走吧』,我完全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文心拉着走出了家,然后走出单元门来到另外一个单元,进了一间在14层的房间。

这个房间明显比那个。蟾庞校罚捌矫鬃笥,纯木底板,室内精装修,大背头彩电,线个卧室是大人的卧室,室内家具齐全,看的我目瞪口呆,真是奢华,见过最奢华的也就是OD家了,这屋子虽然不大,但比OD家精致很多。

到了簋街,我下了车,文心爸爸也下了车『我没见过你这样的孩子,如果我真有你这么儿子该多好,你跟文心你再考虑考虑……』,我听着文心爸爸说话,突然文心爸爸给我拿了2万块钱出来『你跟文心的事我都知道,这孩子傻没心眼,谢谢你那天出手相救』,我笑着说『不用谢,碰巧而已,叔叔我走了』,说完我扭身而去。

『咱们学校新开了一项兴趣课,FLASH班,谁有兴趣当课代表?』陈平在讲台上问大家,我立刻把手举了起来『我!』,陈平看了看我『你是体委,不能任两个职位』。

我站起身『体委我不干了!』陈平起的脸都绿了,『行。孕【愕碧逦,MY你当flash课代表吧!』陈平说完就走出教室了。

赵小军是班里非常娘炮的一个人,或许是因为她生气吧,反正我觉得我对动画制作更有兴趣,体委不体委的无所谓。

过了一会FLASH老师和陈平进了班,『这是您的课代表』陈平介绍着我,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心有灵犀,我和FLASH课代表双目对视的那一刻,我们俩都笑了。

我自幼喜欢画画,做动画是我自幼的梦想,可惜没能报考动画系的院校很遗憾,但今天上天居然赐予我这样的机会,我怎么可能放弃呢。

很快电视台就出了一档节目叫做《闪天下》,主要就是播出各种FLASH动画,而我的动画有幸被选中,被选中那天我的家人都非常高兴,深深的记得我妈见到街坊四邻跟谁都吹嘘我这事。

为了学习FLASH,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了进来,CS渐渐也被遗弃了,慢慢的CS战队里也开始进入了新人,ST视我为偶像,而我却让他失望了,因为他来到队里的第二天我就把队长职务转给了他,酒瓶也很看好这个大一的新生,于是也同意了。

大学毕业了,大家纷纷奔波于找工作,而身边的好友大多被家长安排到了各种稳妥的单位中,每天上班喝茶看报安逸如此。

我去了各种公司面试,却被一次又一次的告知『回去等信吧!』,一次次高不成低不就的打击,一次次无奈。

家里人看我如此辛苦,问我要不要去当老师,我一万个不想让家人参与我的『人生路』,但最终还是被强制要求去指定的地方上班。

区别是我每天忙的要死,看学生论文、开会、制定什么什么乱七八糟的计划,甚至每逢各个系考试我还要参与试卷的相关工作。

可在给私人干活的日子里并不好过,每天设计图广告图排的满满当当,一个人当三个人用,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驴用。

我灰心意冷,对社会无比的失望,每天坐在办公室看着四处奔走的学生,真想对他们说『学了又如何?你们又有多少人可以对号入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