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9998

经常会说到「缘分」,缘分其实就是机会,但为什么你有这个机会,或者说你没有这个机会,只有认笛园命了。

整整3年时间,我从我那个空洞理论研究里把自己解放出来,下海到南方一个新兴滨海城市工作,生性好色的我,特别选了一家主要是女性从业的电子厂,负责设备调试保全。

正值开放初期,这个原来的小渔村一片片被开发,一栋栋厂房树立起来,一批批港台商人带着资金,技术,订单不断涌入,与此同时来自国内各地的淘金者,打工者也蜂拥而入,真是欣欣向荣,热闹非凡。

城市建设初期,文化,娱乐,商业等各项服务设施一下子跟不上,我们和工人们工作之余就有点无聊,我还好,有单身宿舍,虽说这个宿舍不过是库房隔壁和测试室中间的一个大房间改装,但生活设施齐全,还有条件自己弄个小灶,改善改善伙食,工人们只有住集体宿舍,吃食堂的份。

那个时候工业污染少,所以这里的海水特别清,特别蓝,估计海水中的盐分含量不低,用双手捧起一捧海水,如同捧着一块水晶,洁净,美丽。

我们厂的女工主要来自中,东部省份农村,一般都有高中学历,绝大多数24岁到30岁之间,已婚,简言之,占绝大多数。

男工中长得帅气,身体好,会来事,讨女孩喜欢的,简直成了国王,被子有人整,衣物有人洗,饭菜有人端到房间,连洗脚都有人打好洗脚水。

只好有时挤到男宿舍,有时挤到女宿舍,好在大家都心知肚明,能方便时给方便,腾出个地方,美事。

一年后,除个别特别死板的男工,其他基本上都被女工包了,当然这些女工都是那些思想前卫,胆大敢闯,性特别饥饿的那一部分。

也有相当大一部分女工,守身如玉,主要理由还是受中国传统的贞节观,道德观约束,不愿走出这一步。

还有一个就是我,我也是男的,长得也不赖,却享受不到「宝贝」的待遇,一个原因是我的位置在管理层,并不和工人直接打交道,另一个原因是相对於这些女孩来说,我年龄偏大。

眼见日子一天天过去,被一大群年轻的女孩包围着,不要说没闻着一点屄味,连芊芊玉手也没摸着,我何尝不饥饿。

十月的一天,快下班时,一个叫吕梅的女工找到我办公室,说她有急事,原来她家给她寄了一个包裹,挺大,搬起来不方便,邮局离厂部又比较远,想请我找个车帮她拉一下。

对我来说,小事一桩。宜淙幻挥兴郊页,但我有公司一部小车用来联系业务,採购零部件,搬运设备。

两天后在取包裹的路上,聊天中居然发现我们来自同一个城市,只不过我在市区,她在郊区,是真正的老乡。

吕梅对我的帮助,千谢万谢,我说,小菜一碟,真不能算帮什么忙,不过都是老乡了,以后有什么难事尽管说,我会尽力而为的。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约吕梅到附近新开张的一家咖啡店喝咖啡,她欣然答应赴约,这就给了我一个近距离接近她,瞭解她的机会。

我提早到了咖啡馆,这家咖啡馆位置很好,装潢也很不错,幽静的环境,淡雅的灯光,舒适的沙发,凉爽的温度还有那优美动听的轻音乐,给人一种高贵大气,确是情人约会的好地方,当然我们现在还不是情人。

终於,在约定的时间,她在入口门道出现了,停了一下,寻找我坐的位置,看到了我向她招手,款款向我走来。

今天的她没有工作帽的约束,乌黑的头发紮成一个马尾松,上身穿一件短袖浅色碎花衬衫,下面穿一条白色宽松丝绸长裤,裤脚很长一直盖到脚面,脚上则裸脚穿了一双皮质的白色凉鞋。

吕梅在对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说:「你真会选地方,环境很不错,不过我还从没喝过咖啡,第一次呢。

一边喝着咖啡,,一边随便交谈,交谈中我知道,她马上快24了,和一个国企工人结婚三年,还没有孩子,由於老公所在国企效益很差,老公又不愿意丢掉这份铁饭碗,她只好出来打工,顺便看看外面的情况。

我问她是否习惯在这里工作,她说,离开亲人,过集体生活,肯定不是很习惯,还好比起在家里,这里挣的钱多,看在钱的份上,苦几年就苦几年吧。

她说,确实,有很多成双成对,宛如一对对夫妻,不过她说,这些女孩回去怎么和自己的老公交代呢?她接着说,我是不会这么做的,我老公对我很好,我不能对不起他。

那天是厂休,第二天恰好又是她的生日,整日大雨不停,出去玩不大可能,我约她,告诉她,本想今天去海边,天公不作美。嗟轿宜奚崛,我备点小菜,我们聚个餐,祝贺你生日。

两人动手,配合的很好,办了一桌丰富的菜肴,喝酒聊天,然后切蛋糕,许愿,吹蜡烛,我祝她24岁生日快乐。

她本来就红扑扑的脸,由於酒精作用和兴奋变得更红,胸脯好像也更挺,我看着看着,心跳加快,口舌发乾,下面也挺了起来。

我抱着她,看着她的美艳,闻着她的气息,如同吃了,再也按捺不。屯肺窍蛩牧,她的唇,她躲闪着,惊慌着,嘴里说着:你不要这样,快,放开我,让我回去。

我吻她不成,一只手紧紧地夹住她的腰,另一只手直接隔着衣服揉摸她的,被她用力一挣,跑开了,准备开门离去。

我立即沖上去,从后面拦腰抱住她,连抱带拖的走到床边,把她仰面摁到床上,她紧张得发疯似的手脚乱踢,嘴里嚷着:「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

我也没闲着,不顾她乱动,把她悬在床边的双脚并拢用我的双腿紧紧的夹。缓蟾┫律,一手按住她的肩膀,右手把她的衣服往上推,我想把摘去,抓住她的。

她知道我的意图,一只手紧紧拉住衣服的下摆,另一只手死命的推开我的右手,她尽她可能拼命地反抗着,我尽我的力拼命地侵犯着,虽然她年轻,力量足够大,还是敌不过我一个正值壮年的,而且近似疯狂的男人,我终於把她的一只乳房抓在手里,搓着。

她也累了,好像放弃了抵抗,这时的我已经剧烈膨胀,涨得蛋痛,看她稍稍安静,立即目标向下,想松开她的皮带,把他的裤子扒下来。

她突然清醒过来意思到危险,两手死死地拽住皮带,脸涨得通红说:「你不能这样,你不能侵犯我,我真要生气了,没想到,你不是正人君子,你就是个流氓。

我不吭声,反正现在已经是流氓了,就流氓到底,用大力气终於把她的裤子连同一起剥了下来,拉到她的脚边。

她一只手遮住她的阴部,另一只手拼命的推我的身子,我乘她不注意,飞快地松开我的皮带把裤子连同短裤一起脱掉,两手抓起起她的双腿向上向两边分开,挺着钢枪似的急冲冲向她的屄缝刺去,她惊慌失措的大喊,「救命。阏馐,你这是犯法,你这个坏蛋!」

我岂能半途而废,开始缓慢的,慢慢屄水多了起来,顺畅多了,疲劳加兴奋,我很快憋不住了,最后发疯似的了十几下,射了,从插进去到,不到十分钟。

吕梅在我进入她不久就停止了挣扎,除了喊痛几乎一动不动,任我疯狂,眼角挂着泪珠,脸上佈满着恨意。

我已经筋疲力。潜凡豢按┥峡阕,坐在她身边,看着她痛苦的样子,反问着自己,我怎么了,真的把她给了!

我转向吕梅,向她道歉,说:「对不起,我实在太想得到你了,我实在控制不了自己了,别恨我,请你理解一个男人对你的爱慕。

说完,我很温柔的脱去吕梅所有的衣物,然后把自己,在吕梅身边躺了下来,把她那娇嫩的身躯紧紧地搂在怀里,对着她耳朵轻声地呼着气说:「亲爱的,刚才我混蛋,我流氓,吓着你了,现在让我来好好地爱你一回。

我拿出看家的本事吻她的唇,把舌头伸进去和她的小舌搅在一起,一只手抚摸她的乳房,这才发现她的皮肤很白,很细腻,乳房很小巧,恰好一手,盈盈在握,乳头嫣红,很。窨判『於,我吮吸着乳房和乳头,过一会小红豆终於变大骄傲的站在那里。

我接下来吻吕梅的屄屄,看到吕梅的屄,更让我惊喜不已,吕梅的不多,稀稀的分佈在阴阜上,大很厚,高高的隆起在那里,小很小巧,却比较厚而且从上到下一直到会阴,好像是的第二道门,要翻开大才能看到。拍芸吹娇诒徊ㄎ谱吹囊跞庾璧沧,因为皮肤白,更显现出阴肉的嫣红和细嫩,没有色素沉着,说明并不频繁。

由於刚才我的粗暴进入,口有点红肿,我的还在涓涓流出,再看,很小巧,躲在包皮里面,不翻开包皮看不到。

我把吕梅的腿分开,爱惜的吻了下去,反复的舔弄,吮吸着大。穆烂钒淹确值母,开始发出轻轻的哼声,我用食指摩擦她略为张开的屄缝,慢慢的伸进去,立即被紧致,温暖,湿润的腔肉包围,紧紧地咬。嗤凡欢系胤獍,寻找那颗小小的,终於找到了,我翻开包皮,用舌尖不停地舔弄,吕梅身体一次次抖动,大声说:「不行了,我好象触电了。

两手抱住我的头一下子按下去,埋到屄缝里,一下子又猛烈的推开,我不依不饶继续吮吸着她的,明显感到她充血变大,手指加快在里的抽动,吕梅身体乱颠,手脚乱舞,带着哭腔说:「我不行了,快点进来,我要你快点进来!」

我提起我那早已肿胀到发痛的快速地插进吕梅的,一贯到底,我们俩同时发出「。 沟囊簧,

我每次都是把一进到底,顶住花心碾磨几圈,再突然拔出,再进,碾磨,再出,上百下往复,我和美英都大汗淋漓,我气喘如牛,她娇喘吁吁,突然美英的死死抓住我的手,全身僵直,屄穴痉挛,她了,要不是我刚才射过精,这样的美屄我早就缴械投降了。

吕梅如一团泥瘫在那里,我也累得不行,躺了下来,把她搂在怀里,轻轻抚摸她的乳房,平滑的腹部,和大腿,好一会才缓过劲来。

我丈夫很爱我,我的第一次就是交给他的,我们结婚3年一直没离开,很恩爱,从来没想过和别的男人搞。

「到这里一年多了,自己下面的确很空虚,有时如同无数蚂蚁在里面爬,特别看到一些人已经成双成对,享受,更加难受,有时就偷偷自己弄自己,但解决不了问题,越弄越难受。

「遇见你以后,觉得你很热心,帮了我的忙,几次约会为我枯燥的简单生活带来了乐趣,也觉得你是个成熟稳重的男人,那种性的欲念更加强烈。

「今天为我做生日,我已经很感动了,我内心已经动摇了,不想守了,准备把身子给你了,可你太性急了,你我,出於守节的本能,我自然会强烈反抗,但敌不过你。詈蠡故侨媚愕贸蚜,虽然这样做我并不舒服,却点燃了我的,再说,还守个屁。丫荒闫屏耍 更/p>

吕梅娇羞的抓起我的,说:「你果然没让我失望,你年纪大,性经验丰富,精力也充沛,都快把我搞死了,身子交给你,我很幸福,很快乐。

很多年后,我们在家乡聚过一次,那时她已近中年,体态发胖,有一个10岁的男孩,我们恪守诺言,没有,但提到我们的那段甜蜜往事都激动不已。

不过很快,随着公司发展,测试任务越来越繁重,我提议,公司老闆也同意招一名新的测试员做我的助手,在招工面试时,应聘的三人中我特别看好一名叫余娟的女生,已经30出头,毕业於电子学校,受过专业教育,而且在某电子厂已经工作5年,有相当丰富的测试经验,当然我还有自己的小算盘:我现在正需要一个女人呢!

余娟被录用后,我们就工作在一起,她开头还比较谨慎,不多言语,慢慢熟悉了,话就多了起来,知道她结婚十年,却还没有孩子,两家家长都希望他们尽快有孩子,很着急,却又没办法,原因也一下子找不着,於是经常有点小摩擦,在家呆烦了乾脆出来打工。

余娟个子挺高,和我平头,身材苗条,性格风风火火,爽爽快快,估计在家就是个主事的角,在这里工作起来也挺利索。

一段时间后,余娟对这里各方面都有了些瞭解,一次笑着问我,「你这里挺不错嘛,都成双成对的,怎么没看你有一个?」

第一次约会,在海边,我买了饮料,她带来香蕉,吃着,喝着,聊着,我把带来的一块塑胶垫子铺在沙滩上,拉着她躺了下来。

看着满夜星空,听着海浪沖刷沙滩的阵阵呼啸声,我正动着脑筋怎么开始动手,却见她支起身,剥香蕉,咬下一段用嘴巴含着这段香蕉,俯下身子,送到我嘴里,我赶忙张嘴接下香蕉,咬了咬,狼吞虎嚥咽下,娟的嘴唇还没离开,我们自然的吻在一起。

娟的主动让我的胆子大了起来,我开始把手伸进娟的短衫内摸她,娟居然没带,让我一下子就抓了个正着。

娟的很。桓鍪职∽阕阌杏,但乳头很大,摸着摸着,乳头很快就硬起来了,於是我继续伸手摸向她的阴部,想像着也许她没穿,却被她用手挡。担骸附裉觳恍,我那个还没乾净。

娟来的很早,大概8点过一点样子,我迎上去,拥抱,亲吻她,她也热烈的回应,然后她在我耳边轻轻的说:「我知道你很想得到我,今天我把我自己送过来了,而且还给你带来了『礼物』。

她走到床边,开始把身上的衬衫,裙子,脱下来,只剩下和。缓笤诖脖咦讼吕,说:「剩下的,你帮我脱吧。

她个头高挑,身材不错,皮肤不算白皙,但还细嫩,乳房小巧,乳头很大,小腹平坦,很黑,很厚,屄屄小巧,夹在两腿间,被屄毛覆盖几乎看不见。

我盯着娟的,她笑了笑,「你没看过女人。俊估盼,说,「快把你自己脱乾净,来拿我给你带来的礼物啊。

我以为她说的『礼物』『就是她的屄,要屄,正准备提枪上马,她笑了笑,说,「你急什么?不要礼物了,我可是准备了一个晚上呢?」

吃屄正是我的最爱,我开始舔弄娟的大。蒙嗤诽蚺膶路,娟的屄缝微张,淫液填满了缝隙,舌头一舔就尝到了黏黏的,有点鹹,有点骚的味道,舌头再往里顶进去一点,觉得很奇怪!

我两手拉着娟的小往两边拉,把娟的屄屄掰开,让阴缝大张,立即看到一个小鹌鹑蛋大的,暗红色的东西正从里面挤出来,我正奇怪着,这是什么东西,娟叫我立即用嘴巴接。缘阶炖,说,「这就是给你的礼物,珍贵着呢?」

我哪敢立即吃进嘴里。米齑郊凶欧诺绞稚献邢敢豢,原来是一颗干红枣,被屄水泡得圆滚滚,表面上不仅没有一点皱褶而且覆盖满一层黏黏的阴液。

那颗圆圆的东西很滑,扣也扣不出来,倒是把娟扣得娇喘吁吁,越来越多,我的涨得蛋痛,她也大喊:「你扣得我屄痒死了,快点来操我!」

娟想了个办法,叫我平躺着,她背对着我,扒开屄对着我的嘴蹲下来,像生孩子一样,拼命挤,我张着嘴,她的淫液就像一条线似的流进我嘴里,同时看到她的随着她用力向外挤,也向外鼓张,菊门微张,露出里面一圈红红的肛肉。

枣子一落,娟立即反转身,两脚跨在我腰边,面对着我,迫不及待的扶着我直挺向上的,将她的屄屄套了下去。

她屄是真痒了,只见她,打桩机般,上下猛桩,横飞,拍得我肚皮,「砰砰」作响,我也性起,不断高抬,迎合她的撞击。

我憋了已有一段时日,本身就饿的慌,加上刚才扣屄吃枣,弄得我性欲大涨,哪经得起这么猛烈的套弄,没一会,就射了。

娟显然还没满足,把正在的紧紧夹。肽,直到软掉从里滑出来,带出一和屄水的混合物,从我肚皮上流下来。

我躺在床上想缓过一口气,休息一下,娟哪里等得,抓住我软软的就套弄起来,稍稍硬了一点就放进嘴里,舔弄,吮吸,等我那一向上翘起来,就将她的屄屄套了进来,一坐到底,接下来,上下套弄,前后摇动,左右碾磨,用我的解她屄里的痒呢!

她弄了一会,弄累了,拍拍我大腿叫我起来操她,她躺下来,两腿高举,向两边分开,屄门大张,我提起一插到底,然后,猛进猛出,全进全出,操得她屄肉翻进翻出,内的往外四溅,由於我刚才射过精,不容易很快兴奋,所以这阵子足足上百下,直操得她两脚乱颠,身子乱摆,大叫:「就这样,就这样,别停!」

此时的我,已经硬到极限,紧缩,背脊阵阵发麻,我拼命忍着,急速冲刺十几下,「啊」的一声吼了出来,同时紧紧顶住子宫颈,开始剧烈的脉动,娟的此时也痉挛,一阵阵咬紧我的。

当我把从娟的里抽出来的时候,一道奶白色的和屄水的混合物快速的流出,把干劲的床单又弄湿了一大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