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彩快三彩票官网

世上的男人见了他都会埋怨造物者的偏心,因为衪给了聂天无尽的财富权势,还给了他高大英俊的外表。

今年才二十七岁的他,是商界最有价值的单身汉.每位名门千金淑女,甚至于几个国家的公主都卯足了全力,希望能够成为他的妻子,坐上帝天国际企业总裁夫人的位子。

他本来觉得一个大男人学小女生过生日很无聊,不过他隔天便要去英国了,所以他也把这场生日会当成送别晚会。

聂天喝了一口香醇的美酒,然后郑重的说:「虽然我不想表现得太娘娘腔,可是我不得不跟你说一句──我会想你。

七年来,她没有一天忘记过他,可是她却一直强迫自己要忘记他,因为那一天晚上根本是一种羞辱!她好不容易才说服自己,把这件事当成一场梦,哪知道这场梦的始作俑者又出现了,还带着那令人难堪的把柄──

」聂天拍拍身边的椅子,一点也没有把她怒气冲冲的表情放在眼里,甚至还把它当成是情人间耍小脾气。

就在她完成任务,即将离开的时候,墙上的大钟突然响起,吓了她一跳,一个没注意,整个人硬生生的往后一倒──

聂天面无表情,但目光却没放过她全身表露无遗的曲线,那样大胆的目光令水倩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她的年纪不过十七、八岁,漆黑浓密的黑发如迷人的瀑布一样披散在她的肩膀,大大的眼睛里写着不安,偏又要故作不在意。

他见过的美女可以说教他数不清,但是没有一个女子可以像她一样,让他体内有一种狂烈的冲动,想象个饥饿的野兽扑向她,尽情的占有、享用她。

当他用那种令她感到不自在的目光直盯着她的同时,水倩也看清了他的长相──他完美的脸庞令人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英气逼人的浓眉,深不可测的眼眸中正闪烁着怪异的光芒……

他的嘴唇带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有型的下巴更散发出一种坚毅不屈的气势,浑身充满了天生的王者气质及领袖风范。

但是来不及了,只见她小巧丰挺的乳房从紧身上衣中弹跳而出,粉红色的乳尖一接触到冷例的空气,马上就诱人的突起。

微暗的房内宁静无声,月光洒落床上两个人的身上,空气中回荡着他急促的呼吸,渴望的目光忘情的落在她白嫩的双峰上,随着身子微微颤动的粉红色乳尖像甜美的果实一样着他,令他想要尽情的舔弄……

丰挺的双峰,纤细的柳腰,翘臀和修长的玉腿,还有那少女最神秘的花园……他深深的被这样完美的女体吸引住了。

她身上不断传来的少女幽香早已挑起了他的情欲,他的手覆在她小巧的酥胸上,手指挑逗那粉红色的乳尖。

她的立刻就被他霸气的唇吞入,他一手仍然不断的揉捏、拉扯她的乳尖,直到它在他手里变硬、坚挺。

「别这样……」水情生乎第一次被男人这样吻着,男人的气味及他那坚硬结实的身子,令她觉得身上彷佛有道电流四处流窜着。

「真是个敏感的小东西!」他大手不住在她的酥胸土又揉又里,还用火热的舌尖在粉红色的乳头绕着圈圈,引得她娇声连连。

她不知道眼前的男人已经被她身上那少女的馨香及雪白细嫩的娇躯诱得情欲亢奋,再多的挣扎跟反抗都没有用。

他的手不断爱抚她全身每一寸细致光滑的肌肤,并滑过她平坦的小腹,来到了她的双腿之间,轻轻抚着那细软的毛发。

她惊叫着,但是随着他手指的深入抽送,一种前所未有的欢愉令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流出了更多的爱液,让他的手指可以更顺利的在她从没有被人碰过的心穴中抽送。

「什么不要?别忘了妳是我的……我的小红帽,我会让妳很舒服的……」聂天在她耳边吹着热气,并没有停止手指的律动。

她一边一边不能忍受地拚命想扭动身躯,可肩头和腰身都被制。挥泻业偶茉谒缟系陌淄。

没有多久,水倩尖叫着颤动雪白的身躯,大腿内侧的肌肉不断收缩,从深处涌出一股温热的液体──

「小红帽,我不会碰妳一根寒毛──我要碰的是妳的全身!」他眼中闪着邪淫的光芒,嘴角扬着对她这个掌中物势在必得的自信笑容。

聂天邪笑着,大手不客气的拉开她的腿,并用膝盖抵着她,让她的双腿无法再夹紧,接着手指深深的探入她的双腿之间,手指按住她最敏感的小核,轻轻的摩擦。

可是,他的低语是那样温柔,而她也慢慢从痛楚中感觉到渗入的甜美,一阵阵酥麻的快感如电流一般,迅速的流窜到她的四肢百骸──

水倩发现自己的理智逐渐淹没在他越来越狂烈的冲刺之中,她只能不由自主的摆动身子,在他的狂猛中喘息,让重重欢愉化做阵阵销魂蚀骨的灼热……

聂天原本不想那么快就让自己崩泄,可是她那么紧密温暖,脸上的表情那样娇媚,他终于忍不住地发出一声低吼,身子一阵颤抖,将火烫全部充满了她初经人事的体内──

餐厅里,水倩生气的瞪着这个七年来不断在梦中纠缠着她的男人,没有想到他在七年后竟然还阴魂不敬。

「这并不好笑,而且我没想到你竟然会到…………」她气到说不出话来,差点心脏病发作。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打我……妳真够大胆!」他的声音轻轻的,似温柔无害,但任何人都听得出来他的愤怒。

水倩愤然站起来,双手握拳,小脸涨得通红,「你如果想找伴游女郎,很对不起,我不是这种料!你去找别的女人,她们应该会很乐意的。

聂天凝视着她红咚咚的粉颊,她那红嫩的小口令他体内流窜着强烈的悸动,他再也忍不。耐防,霸气、的吻着她,强迫她微敞红唇,迎接他火热的舌侵略她口中的一切。

这时他另一只手滑向她的下腹部,水情无力的扭动了一下身子,并没有阻拦,他修长的手指灵巧地进入了她的。计鹄。

聂天顺着她迷人的曲线来到了她的小腹,火热的唇吻遍她光滑平坦的肌肤,像是在告诉她,她身上每一寸肌肤都是属于他的。

当他的手轻轻分开她白皙的玉腿,她闭上眼融化在他迷恋的注视之下,默默的着他低下头细细品尝她甜美的果实,侵入她迷人的女性禁地。

「妳好美……」他贪婪的舌不断的挑逗、舔弄,一次又一次的逼着她拋下所有的理智和矜持,只能无力的娇喘轻吟。

他微微一笑,手指取代了他的舌,温柔却又狂野的爱抚着她,诱使她的蜜穴不断涌出炽热湿润的津液,沾满了他不安分的手指,也沾湿了她白嫩的大腿。

「不……」当他的手指开始最甜美的折磨时,她双手紧紧圈住他的脖子,身子不住的拱向他,疯狂的摇着头,彷佛承受不了他这样的攻击。

「想要我吗?」他含住她一边粉红色的乳尖,火热的舌在那小点上舔弄,引得她的指甲深深的陷入他的肌肉之中。

所有的话语只能化成一声声,她双手探入他浓密的黑发之中,美丽的双眸深深的注视着他,而他的身体正强而有力的在她的双腿之间冲刺着,一次又一次的占有她……

她闭上双眼,尽情的享受着他带给她那难以言喻的快感及欢愉,感受着他强壮的身体贴在她身上时的温暖,紧紧的抱住他,彷佛他是她的一切。

原本狂烈的冲刺因为的来临而更加快速度,他如痴如醉的吻着她,两个似要爆炸的身子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她感到比上次更加猛烈的欢愉快感似决堤的浪潮一样淹没了她,令她无法压抑的大叫,彷佛飞上了天──

聂天紧紧的抱住她柔嫩的身子,听着她一声声充满惊喜满足的喘息,直到兴奋的狂喜冲击着她,他才满意的让自己和她一同达到的天堂之中……

「就是不可能!除非你跟我回公司……」她讲到一半就顿住了,大眼一瞬也不瞬的瞪着他,「不要告诉我,你真的跟我同公司!」

「嗯……不要这样子……」她想要推开他,他却不许,反而更用力的抱紧她,彷佛是怕她会从他的怀抱中消失。

水倩无法抗拒他强行侵入她的口中,他充满占有欲及惩罚性的跟她的舌纠缠着,攫取她的一切,直到她全身无力的依靠在他身上……

他不理会她的拒绝,将她的裙子拉至腰际,双手急切而执着的在她的胸前揉捏,让她的乳峰在他的手掌下变得敏感硬挺。

他的手指在她的体内来回抽送,她只能咬住下唇抱住他的肩膀,承受着他那充满神奇却又磨人的搓揉,直到她为他流出爱液,他才停了下来。

她绝望的点点头,根本连话也说不出来,只能闭着眼任由他将自已的褪下,在他面前张开双腿,像朵初沾露水的花朵般向他娇媚的盛开着。

他握住她的纤腰,通她跟着他的身体来回摆动,而她也紧紧抱住他,随着他一同奔赴自古以来男女最美妙的奇境中。

「小倩,妳是那么甜……」他低下头深深的吻住她,而她此刻已经被席卷而来的淹没,只能不断发出声声娇吟。